当前位置:首页 >> 廉洁文化 >> 清风文苑

“木偶官”的嬗变

来源:兴国县纪委监委  发布时间:2018/07/23  浏览数:

  

  小刘是去年3月从教师岗位考至县某机关单位的一名干部,刚到单位,便接到了帮扶5户贫困户的任务。对于此项任务,一开始,小刘信心满满,志在必得。

  第二天上午,小刘便收拾好行头,太阳镜、太阳帽、太阳伞、防晒袖筒整装上阵,进村入户。

  “李叔您好,我是您家新的帮扶干部,之前那名帮扶干部考到市里了,现在由我接下他的那一‘棒’!”小刘在村干部的引导下,与李叔寒暄几句后,便从包里掏出手机留了个影,匆匆赶往其他几户贫困户家中。

  小刘虽是“全副武装”,但终究难抵夏日灼热的阳光。索性压缩行程,简单见个面、拍下照,连贫困户的茶水也不喝一口就走。

  临近月底,小刘在同事的提醒下,意识到了自己这个月的上户任务还没完成,便赶紧告事下乡,抓起精准扶贫资料袋向帮扶户家奔去。

  “张大伯,我是小刘!”

  “小刘,你先坐会儿,桌子上有茶,自己倒下,看这天色马上要下大雨,我得赶紧把今天晒的稻谷装起来,淋了雨就不好了。”张大伯一边招呼小刘,一边收拾稻谷。

  小刘看张大伯忙着,没空与她交谈,“张大伯,您忙吧,我去其他几户贫困户家看看。”随后摆了个假装与张大伯一起干活的姿势,拍完照走人。

  其他几户贫困户此时要么忙着收稻谷、收稻草,要么还在田里抢割水稻。小刘见状,便匆匆叫其他几户贫困户签个字离开村子。

  之后的几次帮扶,小刘照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凳子都没坐热过一回。

  第五次帮扶,小刘兴冲冲地做了好多准备。当她挨户去往贫困户家中时,所帮扶的贫困户全都大门紧闭,连电话也不接。好不容易等来张大伯回家,可当她找到阴凉处把车停好后,却发现刚还开着的门,转眼间竟然又锁上了。

  “刘主任,你还是早点回去吧。”从田里归来认识小刘的一村民劝说。

  “您等等,我想问下,为什么他们电话连都不接?”

  村民停住脚步,面对小刘摇摇头:“情况我也了解一些,他们说你这个帮扶干部每次来就是简单问几个问题、拍个照就走了,也没有帮他们做过什么事,解决过什么问题,连耐下心来跟他们好好聊个天都没有,和以前那个帮扶干部比呀,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们难招呼你,所以干脆连电话也不接,你可得要好好反省反省啊!”

  小刘听后也自感内疚,坐在张大伯家门口的檐阶上低头反思自己的帮扶行为,突然想起自己在任教期间给学生讲过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中的一则“木偶官”的故事:一个官员死后在阎王殿自称为官清廉,所到之处,只是喝别人一杯水而已,因此,可以无愧于天地、无惧于鬼神。阎王讥讽道,设置官员是为了治理百姓,如果仅仅认为不要钱就是好官,那设一木偶在公堂上,它连一杯水都不喝,不胜过你吗?

  “我现在岂不就是一个‘木偶官’么?每次来都是走走过场,没有为贫困户办实事,难怪他们躲着我。”小刘恍然大悟,决定摘掉自己头上这顶“木偶官”的帽子。

  改天,小刘再次进村,在马路上边见到张大伯一人脸朝农田背朝烈日地在莳田时,毅然脱下高跟鞋,卷起裤腿,下到水田与张大伯一道干活。

  “张大伯,首先我得向你们道歉,之前扶贫工作做得不实,从现在起,我会慢慢改进,请你们相信我、监督我,我一定会帮助你们脱贫的。”小刘一脸真诚。

  张大伯看着一旁在城里长大细皮嫩肉的姑娘学起插秧来还是有模有样的,脸上绽出了笑容。两人在田里一边插秧一边聊天,彼此拉近了感情。中途小憩时,张大伯发现小刘的脸被晒得红通通的,赶紧摘下自己头上的草帽给小刘戴上,“晒黑了可就不漂亮了!”

  “没事的,能把扶贫工作做好,晒黑了也是美的。”小刘似乎有了新的感悟和收获。(辛纪)


敬请关注

微信公众号

本网站投稿邮箱
gzjwxcb@ganzhou.gov.cn
欢迎来稿